网站最近更新

© 乙回庐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思:学而不思则罔

我思故我在。点滴思考勾勒出生命的迹线,期待与您的相交。
载入本类文章列表

想起三个故事

培根说我们从历史中学到的就是我们从来不都不曾从历史中学到什么。下面是几个两千年前的故事:
厉王虐,国人谤王。邵公告曰:“民不堪命矣!”王怒,得卫巫,使监谤者,以告,则杀之。国人莫敢言,道路以目,王喜,告邵公曰:“吾能弭谤矣,乃不敢言。”邵公曰:“是障之也。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川壅而溃,伤人必多,民亦如之。是故为川者决之使导,为民者宣之使言。故天子听政,使公卿至于列士献诗,瞽献曲,史献书,师箴,瞍赋,蒙诵,百工谏,庶人传语,近臣尽规,亲戚补察,瞽、史教诲,耆、艾修之,而後王斟酌焉,是以事行而不悖。民之有口,犹土之有山川也,财用于是乎出;犹其原隰之有衍沃也,衣食于是乎生。口之宣言也,善败于是乎兴,行善而备败,其所以阜财用,衣食者也。夫民虑之于心而宣之于口,成而行之,胡可壅也?若壅其口,其与能几何?”王不听,于是国莫敢出言,三年,乃流王于彘。
<国语·周语上>
上面这段是“防民之口,甚于防川”的出处,应该比较简单。
二世元年七月,发闾左适戍渔阳,九百人屯大泽乡。陈胜、吴广皆次当行,为屯长。会天大雨,道不通,度已失期。失期,法皆斩。陈胜、吴广乃谋曰:“今亡亦死,举大计亦死,等死,死国可乎?””陈胜曰:“天下苦秦久矣。吾闻二世少子也,不当立,当立者乃公子扶苏。扶苏以数谏故,上使外将兵。今或闻无罪,二世杀之。百姓多闻其贤,未知其死也。项燕为楚将,数有功,爱士卒,楚人怜之。或以为死,或以为亡。今诚以吾众诈自称公子扶苏、项燕,为天下唱,宜多应者。”吴广以为然。乃行卜。卜者知其指意,曰:“足下事皆成,有功。然足下卜之鬼乎!”陈胜、吴广喜,念鬼,曰:“此教我先威众耳。”乃丹书帛曰“陈胜王”,置人所罾鱼腹中。卒买鱼烹食,得鱼腹中书,固以怪之矣。又强令吴广之次所旁丛祠中,夜篝火,狐鸣呼曰“大楚兴,陈胜王”。卒皆夜惊恐。旦日,卒中往往语,皆指目陈胜。
吴广素爱人,士卒多为用者。将尉醉,广故数言欲亡,忿恚尉,令辱之,以激怒其众。尉果笞广。尉剑挺,广起,夺而杀尉。陈胜佐之,并杀两尉。召令徒属曰:“公等遇雨,皆已失期,失期当斩。藉弟令毋斩,而戍死者固十六七。且壮士不死即已,死即举大名耳,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徒属皆曰:“敬受命。”乃诈称公子扶苏、项燕,从民欲也。袒右,称大楚。为坛而盟,祭以尉首。陈胜自立为将军,吴广为都尉。攻大泽乡,收而攻蕲。蕲下,乃令符离人葛婴将兵徇蕲以东。攻铚、酂、苦、柘、谯皆下之。行收兵。比至陈,车六七百乘,骑千馀,卒数万人。攻陈,陈守令皆不在,独守丞与战谯门中。弗胜,守丞死,乃入据陈。数日,号令召三老、豪杰与皆来会计事。三老、豪杰皆曰:“将军身被坚执锐,伐无道,诛暴秦,复立楚国之社稷,功宜为王。”陈涉乃立为王,号为张楚。
<史记·陈涉世家>
上面这段应该是入选了中学课文,大家应该没有困难。
初,商君相秦,用法严酷,尝临渭沦囚,渭水尽赤,为相十年,人多怨之。赵良见商君,商君问曰:“子观我治秦,孰与五羖大夫贤?”赵良曰:“千人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仆请终烧正言而无诛,可乎?”商君曰“诺。”赵良曰:“五羖大夫,荆之鄙人也,穆公举之牛口之下,而加之百姓之上,秦国莫敢望焉。相秦六七年而东伐郑,三置晋君,一救荆祸。其为相也,劳不坐乘,暑不张盖。行于国中,不从车乘,不操干戈。五羖大夫死,秦国男女流涕,童子不歌谣,舂者不相杵。今君之见也,因嬖人景监以为主;其从政也,凌轹公族,残伤百姓。公子虔杜门不出已八年矣。君又杀祝欢而黥公孙贾。《诗》曰:‘得人者兴,失人者崩。’此数者,非所以得人也。君之出也,后车载甲,多力而骈胁者为骖乘,持矛而操闟戟者旁车而趋。此一物不具,君固不出。《书》曰:‘恃德者昌,恃力者亡。’此数者,非恃德也。君之危若朝露,而尚贪商於之富,宠秦国之政,畜百姓之怨。秦王一旦捐宾客而不立朝,秦国之所以收君者岂其微哉!”商君弗从。居五月而难作。
<资治通鉴·卷第二>
上面这段是资治通鉴里的文本,并不算难理解。大概口水解释下:
商鞅在秦国为宰相,从一开始就是用“法”严酷(这里的法有两种类型,一种是法令严酷,一种是刑法严酷,这里应该都有包括)。曾经在渭水边上处决人犯,以至于渭水都被染红了。当了十年宰相,很多人都怨恨他。赵良去见商鞅。商鞅就问他说:“你觉得我治理秦国和百里奚(五羖大夫)比咋样?”赵良说:“一千个人诚服,不如一个人有异议。如果你不杀我,我就跟你说实话,咋样?”商鞅说:“Okay呀!”赵良说:“百里奚,不过是荆地(楚国的别称)的一个卑贱之人,秦穆公把他从牛嘴巴下面擢升到百姓之上(这个大家去看百里奚的出身吧!),秦国里没人敢轻视他。他在秦国当宰相六七年就向东攻伐郑国,三次决定晋国的国君,一次解除楚国的国难。但他当宰相的时候,再辛苦也不坐车,再热也不展开车上遮阳物件(这里不矛盾,前面是指不“坐”车,这个“坐”是字面的“坐”,不是代指使用车辆,而是指他不“坐”着使用车辆,并不是不使用车辆)。在国内视察,也不需要带大量随从车马和护卫。百里奚死的时候,秦国男男女女都失声痛哭,小孩不唱歌,妇人也停止捣米。而你看看你,出身就是因为景监得到宠幸。行政之初就是凌轹公族,残伤百姓。公子虔(秦王的哥哥,参见相关史实)因为你八年闭门不出。然后你又杀了祝欢,对公孙贾用黥刑。<基本上就是你不作死可能不会死>。诗经里说「得民心的人兴,失民心的人死」。你这作为不是啥得民心的事情。你每次外出,<这里略过的一句,不影响意思>,车马护卫不齐备你敢吗?尚书上说「依靠道德的人得势,依靠暴力的人灭亡」。你的作为不是依靠道德。你就像早上的露水一样,时刻有消亡的危险。你还贪念着商於之地的富庶,独掌秦国的大政,积累国人的怨恨。秦王哪天归天了,还不知道秦国会怎么收拾你呢!”商鞅不听。五个月后,灾难就到来了。
翻译的有点口水,大家看原文也行。除了其中引用的几个事件,文字本身应该不难看懂。
嗯,故事讲完了。大家有什么感想?